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热爱生活、乐观向上、喜爱文学和摄影!

 
 
 

日志

 
 

品 茶  

2007-11-19 12:35:0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道好酒之人是否钟情于茶,我的父亲应该说是一个好酒之人,一日三餐顿顿离不开酒,直到他晚年半夜十一、二点钟还要喝一顿酒,但是他喝了酒之后,必泡一杯浓浓的茶。那是否钟情于茶还是将它作为附属物,我不得而知。有一次,我不知在哪里翻到一句关于酒的名言:“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那时,看着父亲喝酒的惬意劲,我只觉得这酒就是他生命的一半,同时也勾起我对酒的向往。待我成年之后的一次与同学聚会,在同学的勾引下,我把酒灌进了肚里,那是因为一小口根本进不了肚,必须一大口一大口地喝。喝过之后,只觉得天旋地转,把人完全融入到了那个乾坤、日月里了,这个与名言“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是没有关系的,只有那曹操“煮酒论英雄”能紧扣这句名言,还有那李白“斗酒诗百篇”把那诗串起来,也算得上连住了乾坤、日月。这乾坤、日月都被酒占尽了。还有一句名言就是“烟出文章酒出诗”,看来茶是和乾坤、日月牵扯不上了,和诗与文章也牵扯不上了,好象只是和闲散有些瓜葛。那喝茶的人多半是在茶馆里听说书人说书,用耳的多,算是消磨了日月。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与同事出差到杭州,闲暇之余去游览美丽的西湖。那时,西湖风景区真正地让人流连忘返,亦无设防和收门票。我和同事初来乍到,虽买了一份杭州市区图,仍然有些把不住方向,亮人眼球的地方太多了,只得随着自己的兴致漫无目的的欣赏沿路的美景。到得中午时分,我们来到一个叫做“虎跑泉”的地方,泉边亭榭突起,十分雅致。我们刚刚到得亭榭,就闻到了一股沁人的清香,便是用“虎跑泉”水沏泡的龙井茶散发出的。那龙井茶二角五分钱一杯,这对我们这些当时工资只有40多元一月的人来讲,应该说是一种奢侈品了,然而那诱人的“龙井茶”香,不容我们有半点犹豫了,我们一人来了一杯,坐下来慢慢地品赏起来。这“龙井茶”就着虎跑泉水,显得格外地清香甘醇。开始,我们用鼻子嗅着它的清香,真有点舍不得喝,慢慢地用舌头舔沾着,只觉得沁人心脾,那个舒爽劲自不用说,至今只要我想起它就不由得舌头生津。这之后,我便和茶结了缘,喝起了茶,当然也只是喝起了茶,也有些知道茶叶的好坏,却没有认真的品过。

   其实那时也只能算是喝了一回“龙井茶”,对于“品”字是没有概念的,直到后来我在欣赏冯梦龙的《警世通言》中的“王安石三难苏学士”时,才慢慢地会出了一点点茶是要“品”的意味来。书中是这样描写的,说是在北宋时期有两个大文学家,一个叫王安石,在朝廷任丞相;一个叫苏轼,当是时位不及王安石的一半,但在学识上也算得是出类拔萃的了。一次,苏轼在上任黄州团练副使之前,到王安石处去辞行。饭后,王安石执苏轼的手道:“老夫幼年灯窗十载,染成一症,太医院看是痰火之症,虽然服药,难以除根,必得阳羡茶,方可治。老夫问太医院官如何烹服,太医院官说须用瞿塘中峡水。你任满回来之时,将瞿塘中峡水携一瓮寄与老夫,则老夫衰老之年,皆子瞻(即苏轼)所延也。”东坡领命。

   这一年的闰八月,迟了一个月的节气,所以水势还大。苏轼任满回京时乘着水势,一泻千里,因连日构思文章,不觉睡去,又没有分付水手打水之事。等到醒来问时已过了中峡。东坡分付:“我要取中峡之水,快与我拨转船头。”水手禀道:“老爷,三峡相连,水如瀑布,船如箭发。若回船便是逆水,日行数里,用力甚难。”东坡沉吟半晌问:“此地可以泊船,有居民否?”水手禀道:“上二峡悬崖峭壁,船不能停。到归峡,山水之势渐平,崖上不多路,就有市井街道。”东坡叫泊了船,分付苍头:“你上崖去看有年长知事的居民,唤一个上来,不要声张惊动了他。”苍头领命,带一个老人上船,口称居民叩头。苏轼以美言抚慰,“我是过往客官,与你居民没有统属,要问你一句话。那瞿塘三峡,那一峡的水好?”老者道:“三峡相连,并无阻隔。上峡流于中峡,中峡流于下峡,昼夜不断,一般样水,难分好歹。”东坡暗想道:“丞相胶柱鼓瑟。三峡相连,一般样水,何必定要中峡?”叫手下给官价与百姓买个干净磁瓮,自己立于船头,看水手将下峡水满满的汲了一瓮,用柔皮纸封固,亲手佥押,即刻开船。

   回到京城,苏轼即刻将所汲之水送到王安石府上,王安石命堂候官两员,将水瓮抬进书房亲以衣袖拂拭(多么的珍惜这一瓮水),纸封打开,命童儿茶灶中煨火,用银铫汲水烹之。先取白定碗一只,投阳羡茶一撮于内。候汤如蟹眼、急取起倾入,其茶色半晌方见。王安石问:“此水何处取来?”东坡道:“巫峡。”荆公道:“是中峡了。”东坡道:“正是。”荆公笑道:“又来欺老夫了!此乃下峡之水,如何假名中峡?”东坡大惊,述土人之言“三峡相连,一般样水”,并问王丞相如何知道取的下峡之水的?王安石道:“这瞿塘水性,出于《水经补注》。上峡水性太急,下峡太缓。惟中峡缓急相半。太医院宫乃明医,知老夫乃中脘变症,故用中峡水引经。此水烹阳羡茶,上峡味浓,下峡味淡,中峡浓淡之间。今见茶色半晌方见,故知是下峡。”苏轼茅塞顿开。

   王安石这位老先生把茶品到这个份上,简直就是茶神、茶圣了。取什么水配什么茶,水要容器来盛,都是那么的讲究,水到了什么样的温度才能泡茶。这茶品到这个份上已然是不简单的了,可别人王老先生远远不止于此,他明明白白地运用此道,演绎了一个绝妙的做人之道,才高八斗的人也不要恃才自傲,现实生活中看似简单的事情也不要想当然,苏轼三次被难正是因为此。到此,我才明了品茶之道也如品人之道一样,必得精心地烹制、品味才是,品出味来了,那人生一定与“龙井茶”配虎跑泉水一样,清香甘醇而让人久久不得忘怀。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