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热爱生活、乐观向上、喜爱文学和摄影!

 
 
 

日志

 
 

祭丁义文  

2017-11-15 10:48:55|  分类: 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4年9月,我从小学进入初中宜昌第四中学,编入初一二班,班上共有51位男女同学,有一位皮肤黝黑眼睛略小的男孩,只听有同学喊他叫“丁奶妈”,其实他叫丁义文,他却很爽快地答应,心中甚觉好奇,但又不便多问,后来才知道这是他小学时班上同学给他取的诨名,我们也就这样叫起他的诨名来。那时只觉得他的篮球打得好,经常和班上几个篮球打得好的同学组成队和高年级同学打比赛,还经常帮别年级篮球比赛当裁判。他是我们班第一个有诨名的同学,因而有了稍多的关注。

然而,我们初中只学了两年就遇到“十年动乱”停课,之后就迎来响应毛主席号召“上山下乡”,我、传林、际涛、双江、义文五人不约而同组成一个组。在下农村前,义文突然因病缓下留在城市待分配,这样我们四个男孩便于1969年1月3号与全市第一批上山下乡的同学们去到了广阔天地。

2月15号那天地面铺满了厚厚的积雪,天空还在飘着鹅毛大雪,我们四个男子汉在队长的要喝下不情愿的起了床,裹着棉衣踏着雪正准备出门,却见对面山上一个背着背包提着箱子的男孩深一脚浅一脚往我们住地走来,定睛一看,“天啦!丁奶妈,怎么是他?”我们赶忙迎上去把他接到家一问才知道他和全市第二批知青今天也来到广阔天地,本来他分到别的队,可他硬要来我们队,自己一人扛着背包提着箱子来到我们队。这样我们就和义文一个房里睡一个锅里吃。在队里,我们一直习惯了喊他的诨名“丁奶妈”,他也乐意这样接受。

在农村他可是比我们会来事些,在我们过紧巴巴日子没有菜吃的时候,他却能端着碗去村民家要到好菜吃;每逢回城再去队里的时候,他会拿出一些像小手绢之类的东西送给队里那些女孩,因而在他身边总有些女孩围着。我们总是对他说:“你还蛮会用小恩小惠笼络女儿心呢!”他也只是嘻嘻一笑。

在农村虽然有些苦,我们五个男子汉在一起团结和睦地走过了那些坎坷,奶妈第一个被召回城成了工人。然而在他回城的时候,我们四个在工地上,两个在东风渠,两个在焦枝铁路上,没有去送他。那是1970年的6月。后来我们四个也陆陆续续回城当了工人,经常在休息的时候相聚,在一起谈论农村的那些事,说他在队里的时候是最易喝酒醉的一个,闹出一个个笑话,他也是嘻嘻一笑。

今年7月,际涛打来电话说丁奶妈得重病肺癌住院,约我们四人一起到医院去看他,那时我在武汉,传林也在武汉,我们便在第二天赶回宜昌四人一起到医院看他。

丁奶妈住在市中心医院肿瘤病房,我们去到病房,他正在打点滴,那时看他比原先稍显瘦点,他自己知道了自己的病情,精神却还是乐观的,这让我们内心还是感到有些戚戚,不免又想起在农村那段共同欢乐的日子。我们也就说了些安慰的话,怀着伤感离开了医院。

这个月的13号上午,际涛打来电话,电话中哽咽地说:“丁奶妈走了!”我的心陡然颤动起来,没想到他走得这么快,眼泪在眼珠中转动没让它流出来,我们的好兄弟丁奶妈就这样走了。

愿他在天国过得好,别让我们同学再担着心!

以上算是对他的追忆以此为祭,以怀念我们的老同学——丁义文。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